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夏玉龙玩味的看着王国才,说道:“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?”

    说完,他打了一个响指,砰的一声,绑住王国才的铁链应声断掉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王国才看着坐在上面的夏玉龙。

    夏玉龙笑着说:“既然是求人,那么就总得有个求人的态度,对吧?”

    说完,夏玉龙微微抬手示意。

    王国才鼓起了青筋,他深吸了一口气,毅然跪在地上,他微微咬紧牙齿。

    “来人,去将那个女子带过来。”夏玉龙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。”王国才看着夏玉龙:“我和你无冤无仇,我就是一个卑微足道的小人物,毫不起眼的小角色,您是魔族先锋军的统帅,又何必羞辱于我?”

    夏玉龙忍不住笑了起来,目光中,流露出了仇恨之色:“你要怪,就去怪林凡!”

    夏玉龙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林凡和我商议好了,放我魔族过去,结果呢?转头便联络了另外七大势力,一夜之间,我魔族六个解仙境强者,上千精锐被灭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时,夏玉龙死死的捏紧拳头,他还从未吃过如此大亏。

    因为这,血魔域中的魔族高层内部,已经对他极为不满,甚至还有颇多呼声,要将他这统帅给换掉。

    还是魔王出面,说临阵换帅乃是大忌,才帮他压下了魔族内部的所有不满。

    夏玉龙又如何能不恨林凡?

    王国才虽然实力卑微,但却是林凡的结拜兄弟,羞辱王国才,让夏玉龙感受到了极大的愉悦感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黄小琴便被两个魔族战士带了进来。

    黄小琴颇为狼狈,穿着囚服,她浑身发颤,她被吓坏了!

    在认识王国才之前,她也就只是一个普通女孩,从山村中走出去的普通小女生。

    认识王国才后,她同王国才一起回到了山村中,想要同王国才一起安安静静的生活。

    后来,王国才被十方丛林的人给带走。

    离开前,王国才让黄小琴等他。

    可是阴阳界的局势,越发的扑朔迷离,王国才也不敢轻易回去。

    就是怕连累到黄小琴。

    王国才看着进入书房的黄小琴,冲上去,死死的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小琴,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王国才有些哽咽。

    “国才哥。”黄小琴这些日子虽然被吓坏了,但却一直没哭,她不知道这些头上长角的人为何要绑架自己。

    就算是绑匪,也不至于跑到穷山村来绑自己吧?

    总之,她一直在强忍着自己内心中的恐惧,可是在看到王国才后,她的眼泪终于是再也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她仿佛是发泄般,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书房内,传来了响声。

    夏玉龙鼓着掌,笑着说道:“真是感人的戏码。”

    夏玉龙:“王国才,我的人调查过你,据说你颇为贪生怕死,这样,我们来玩一个你们人类老掉牙的游戏。”

    “这书房中,今日,只能活着离开一个人,你选吧。”

    王国才缓缓扭头,看向夏玉龙,他说道:“不,不用玩这么大吧?”

   &n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