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丁琼现在已经是她叔叔公司的财务的头儿了。

    她弟弟丁敏,也是管理者之一,两人好像都有公司的股份,这些我好像听薛羽眉提起过,已经记不起来,反正我只知道他们两姐弟现在生活很好,是有钱人,这就行了。

    丁琼也担心我每天过的这刀上舔血的日子,想帮助我,让我去她叔叔公司做事,或者是自己外包给我弄个什么公司,让我来做的,不是我没有兴趣,是我无法退步了。

    走到了这一步,已经没有了回头路了。

    丁琼说道:“你们这样子,我很担心你们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啊,担心吧,我们也担心我们自己,哪天就暴尸街头了。不过在监狱也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丁琼说道:“放弃你们又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丁琼,我们无法放弃了,你不会理解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你少抽一点烟吧,你身上全是烟味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怕什么,你又不经常抱我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怕你早死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怕什么,你又不嫁给我,我死了你哭一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打了我一下:“讲话还是那么让人讨厌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男朋友呢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问这个干吗呀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随便问问。”

    正聊着,一个手臂缠着纱布,头上也缠着纱布的人一瘸一拐的小跑了过来,问我道:“羽眉怎么样了,羽眉!”

    我看他被打得跟猪头一样,说道:“抢救回来了,你别那么大声,她在休息。”

    这魁梧的身材,是那健身教练。

    我扶着他坐下:“她在休息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他松了一口气,说道:“都怪我,怪我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他一身是伤。

    他摇头说道:“没事。都怪我,如果不是因为我,她不会这样子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不能怪你,怪你的助理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就是怪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别太自责了,人没事就好了。你好好回去休息,等她醒来了我通知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他摇头,说道:“我不回去,我等她出来。我等她醒来,我要在她醒来的时候,就看到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爱傻了。”

    丁琼掐了我一下,说道:“你乱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不是,爱傻了,不然你在这里等什么?你都这个样子了,等她醒来我找人通知你过来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丁琼说道:“你不懂爱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我不懂爱。丁琼我们过对面,把这个最近的位置留给他。”

    我和丁琼起来,过了走廊对面的那排位置坐,健身教练站起来,想要通过那扇门看到里面的薛羽眉,不过是什么都看不到,他坐在了丁琼刚才坐的最靠近急救室的位置。

    丁琼说道:“好羡慕他们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有什么好羡慕的。”

    丁琼说道:“就说你这种人不懂爱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是是,你就懂,我不懂爱,我只会做。”

    丁琼说道:“你看你,你老是这样子,有哪个女孩子愿意跟你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跟就不跟吧,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丁琼说道:“就算跟了你,也让你这么弄寒心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如果是我女朋友,我比他还焦急,信吧,我马上破门进去。”

    丁琼说道:“别那么大声。”

    夜已经很深了,护士终于把薛羽眉推出了急救室,送去了病房里面那里休息。

    看着薛羽眉这惨白的面容,丁琼难受极了,特别是那健身教练。

    人很虚弱,需要请护士照顾,我让他们找八个护士轮番照顾,健身教练作为她男朋友,留下来照顾,我和丁琼则是离开。

    送了丁琼上车回去,我回去休息。

    次日再去看望薛羽眉。

    次日下午,我才过去的,虽然醒来了,因为身体虚弱,她没有见几个人,只是见我们这几个。

    当我进去的时候,她男朋友出来了,即使被打得跟个猪头一样,他还是坚持照顾着薛羽眉,果然是真爱。

    走到了薛羽眉的床头,我坐下来,看了看她,她也在看我。

    气色比昨晚好多了,脸红润了一些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感觉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话声音很低,说道:“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没事才怪,都差点被砍死了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这还不是没死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昨晚真的怕你死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多么倔强坚强的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在鬼门关转了一圈,她又回来了,但是她一声抱怨也没有,也没有喊痛喊苦。

    薛羽眉轻轻说道:“我一直都在做梦,做梦,梦见家人,和家人团聚,很幸福。我真正去了天堂。一切,都解脱了。”

    这让我想到了柳智慧,对于她们这样背负着那么沉重的负担的人来说,或许,死了也真的是一种解脱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死个几把,你死了我们咋办,话说你死了倒是好,我们还要想着给你报仇,你解脱了,我们呢。”

    她笑笑,伸出手来。

    从被子里伸出手来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干嘛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想牵着你的手说话。”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