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林凡听着赵谦的话,眉毛皱着,并未开口。

    自己是什么情况,自己能不了解么?

    这赵谦看自己年纪轻轻,修为不低,以为是三大派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才来找自己求助。

    可自己是什么情况,林凡能不清楚么?

    自己来到燕国的时间并不算长,根基也薄,像叶家这样的庞然大物,是得罪不起的。

    赵谦看着林凡皱着眉毛,心中也是一紧,他急忙说道:“林老弟,这叶良辰虽是镇西侯的二公子,但我和他是私怨。”

    随后,赵谦说起了自己和叶良辰之间的矛盾。

    赵谦说道:“半年前,我是兵部郎中,在街上看到有一恶少,欺负良家妇女,我虽手无缚鸡之力,但也是兵部郎中,于是便上前阻止,还顺手揍了这恶少一顿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没想到这恶少却是镇西侯家的二公子,叶良辰。”

    林凡眉毛皱了起来,问:“堂堂镇西侯的二公子,竟然当街欺负良家妇女?”

    赵谦点头说道:“这叶良辰虽是镇西侯家的二公子,但劣迹斑斑,燕京内,也是恶名在外。”

    “他并非是侯爵府世子,继承不了镇西侯的爵位,所以颇为放纵,但只要这叶良辰做得不算太过分,大家也就看在镇西侯的面子上算了。”

    林凡微微点头,这种事,确实麻烦,毕竟那位镇西侯手握五十万大军,难道就因为这叶良辰劣迹斑斑,就将他抓了?

    这种事,恐怕也就只有燕皇能做,下面的臣子,谁敢管这种破事。

    到时候讨不到好,反而交恶镇西侯。

    昆仑域这个世界,兵权,实力,才是根本。

    “后来你就从兵部,被调到了锦衣卫衙门内?”林凡问道。

    赵谦点头:“恩,不过这并非是叶家出手,而是其他人,给镇西侯一个面子,顺手便将我调到了锦衣卫衙门内。”

    林凡听到这,微微点头,笑道:“我看赵千户或许是多虑了,人家既然已经将你调到锦衣卫衙门,恐怕也不会轻易再对付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赵谦目光犹豫的看着林凡,最终叹了口气:“希望是我多虑了,来,林老弟,喝酒。”

    看林凡依然不愿意答应帮忙,赵谦也不能勉强。

    林凡看着赵谦闷闷不乐之色,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,二人聊着天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门口忽然传来了吵闹声。

    “这位爷,里面是两位锦衣卫的大人物在吃饭呢,咱们冲撞不起。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响起:“我叶良辰来你们这破店吃饭,是看得起你们,赶紧让里面的人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林凡和赵谦忍不住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窝草,这么巧?

    这时,房门被推开,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从门外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叶良辰眉清目秀,脸上全是倨傲之色,身穿一身锦衣。

    叶良辰看向屋内的林凡和赵谦,开口说道:“你俩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来人,将他们给我赶出去。”叶良辰有些不耐烦的挥手,他身后跟着四个手下。

    这四人都约莫三十余岁,且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