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你闭嘴!我不许你咒骂我爸!”

    陆心瑶情绪激动,瞪大眼睛看着他。

    相反,沈翎脸上没有半点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诅咒?如果诅咒能杀死一个人,陆鑫严早就死了上百上千次了……在你眼里,他是慈父,但是他在我眼里,是一个作恶多端的人!就算老天爷不收拾他,我也会收拾他。”

    陆心瑶听出了端倪,身子微微晃动偿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……我爸的死是你所为?”

    他不说话,只冷笑着撄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冲上前,紧紧地揪住了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你竟敢杀死我爸!我不会放过你的!我要杀了你!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她像疯了似的挥舞着双手,他一把就将她推开,她往后跄踉几步,随后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陆心瑶仰起头,男人挽了挽被她弄乱的衣袖,眉目清冷。

    “你有证据证明你爸是我杀死的么?如果没有证据,有谁会相信你的话?”

    随后,他似是想起了什么,嘴角勾起了一道向上扬起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对了,忘了提醒你一句,你爸已经火化下葬了,倘若真是我做的,那么,你是连半点的证据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她气得浑身发抖,眼里透出了丝丝的绝望。

    她是怎么都没有想到,陆鑫严是沈翎害死的。她当初就觉得奇怪,陆鑫严平日里身体是挺好的,很少感冒发烧,怎么会好端端就中风,又猝死了呢?

    现在想来,一切都是沈翎的一个局。

    包括接近她,跟她结婚,恐怕,为的就是博取他们的信任吧?

    “沈翎,我恨你!”

    他笑,笑意却丝毫没有到达眼底。

    “恨我就对了,我要的,就是你恨我,还有陆家彻底的家破人亡!这是陆鑫严欠下的债,你是他的宝贝女儿,当然由你来承担!”

    只是现在这样还不够,他又怎么可能这样轻易就放过她?

    陆鑫严对他母亲,还有沈长青所做的那些事,他通通都要取回来!

    他要陆心瑶更惨上千倍百倍!

    沈翎走到门口,拉开门望向外头的助理。

    “把人给我赶出去!以后要是再被她擅自闯进来,你们也给我滚蛋!”

    助理听见这话,连忙跟旁边的几人过去把陆心瑶擒住,陆心瑶不断地尖叫,却怎么都甩不开他们的手,只能就这样被这些人给连拖带拽地带出去。

    沈翎站在那,纵使他与陆心瑶曾经同床共枕一年多,但这一年多里,他根本就没有投进半点的感情,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些什么,他也记得自己接近陆心瑶为的是什么。他不可能让自己计划已久的这个局被搅乱,他也不允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就诚如他曾经所说的那般,在他的心里,只在乎三个人,而在这三个人里面,没有陆心瑶的位置。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陆心瑶被拖出大厦,也不知道是谁用力一推,她整个人倒在了地上,艰难万分才爬起神来。

    旁边路过的人不少有人好奇地张望,她握紧了拳头,这样的屈辱,她记在心上了。

    崴着脚一拐一拐地走向车旁,她打开车门坐进去,这会儿也没有外人,她终于忍不住趴在方向盘上嚎啕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父亲的死,还有沈翎的蓄意接近,这一切都快要让她承受不住,如果可以,她刚才真的像要冲过去把沈翎给杀了,然后为陆鑫严报仇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哭了有多久,她抽泣着抬起头,茫然地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陆鑫严已经火化下葬了,就算她知道是沈翎害死陆鑫严的,可是她没有半点的证据,沈翎依然可以逍遥法外,这不是她想见到的,她只想让沈翎死在她的面前,唯有这样她才能消除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不自觉地攥紧方向盘,她心里清楚,光凭她一个人的能力,根本就什么都做不了,她得去求霍向南。现在,就只有霍向南才能帮她,甚至是帮陆鑫严讨回公道。

    她不会让沈翎好过的。

    正想着,余光不经意地一瞟,就看见沈翎的车子滑出了地下停车场,她绷紧了身子,忽然想起之前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她才发现他与景柔有染。

    不假思索的,她便驱车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她今天开的车是在霍向南的车库里随便挑的,沈翎根本就认不得她的车,因此这一路,意外的并没有发现她。

    陆心瑶小心翼翼地跟着,也不知道过了有多久,沈翎的车子停在了一间咖啡厅的门口。

    她看见沈翎下车走进这间咖啡厅,她环视了一周,在不远处也发现了一台颇为眼熟的车子。

    那不是秦桑的车吗?

    难不成,沈翎来这里,是为了跟秦桑见面?

    她咬着下唇,从事发以来,她一直认定沈翎的事秦桑是肯定知道的,就连她在霍向南面前,也是这样对霍向南说的。偏生,那个男人是始终都不相信她的话。

    如果,她拍到了他们在一起的画面呢?那样的话,霍向南是不是就会相信她的话?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她便打开车门下车。

    她偷偷摸摸地进入咖啡厅,果不其然,沈翎来见的确实是秦桑,那两个人就坐在角落里,而她找了下,在附近的一张桌子前坐下。

    秦桑是请假出来的。

    简珩离开她的诊室之后,她就一直都是心不在焉的,接诊接到半途,更是收到了保姆的一通电话。

    她特地赶过去,才知道沈长青又发作了,这段日子以前,她发作起来的次数似乎越来越多,明明之前已经好了许多了,也不知道最近到底怎么了,才会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保姆并没有打电话给他,她去看了下,沈长青的情况不算严重,她本也没打算说,可是想了想,到底还是把他约出来告诉他一声。

    “长青今天又发作了,保姆说,她没有接触电视机,也没有碰其他东西,本来是在睡觉的,无缘无故就发作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垂下眼帘看着面前的咖啡,眉宇间聚拢起淡淡的忧愁。

    闻言,沈翎露出了几分着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是我让保姆别告诉你的,也不是什么大事,你过去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抬起头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长青的情况不容再拖了,我不是相关方面的专家,我只能帮她治疗表面上的创伤,但是她心里的创伤,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……你让她到外面的世界来吧,找医生给她好好看一看,或许,她能好起来,过正常人过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她说得倒是轻巧,沈翎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找医生为她看病,就等于要将过去的那些事全部摊开摆在空气下,还要在她结疤的伤口上重新挖开,我怎么可以那样做?你也知道,她到底是经过了多少年,才好了一些,不像当初那样严重。”

    她张了张嘴,最终只能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不能就这样守着她一辈子吧?有些伤口,虽然重新剜开会很痛,但是痛过之后,说不定就能找到法子痊愈了啊!”

    “再说吧,”很显然,他对于这个问题不愿多谈。“桑桑,说说你的事吧,霍向南有没有因为我的事而找你麻烦?”

    她低声说了句“没有”,他看着她的脸,其实心里也是矛盾的,他希望她能幸福,但心的深处却有一道声音,奢望着她的幸福能由他来给予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他只能勉强自己来勾起一抹笑。

    “没有就好……桑桑,我知道你对霍向南的感情,可是,我也担心你。霍向南跟陆心瑶是怎样的关系,你我都清楚,我怕你在他那里受了委屈,你这人的性子,总爱把所有事都憋在心里自己承受着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,你还是与我少一点联系吧,这样的话对你是最好不过的。现在我与陆心瑶闹翻了,我不想将你牵扯进来,要是你跟我联系多了,在霍向南那里,恐怕不好交代。”

    秦桑蹙眉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说什么?你是我的朋友,从一开始,你的事我就没打算要撒手不管。”

    他苦笑,如果可以,他当真想要她撒手不管算了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不想连累你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说了很多。

    陆心瑶坐在那,由于有一定的距离,她只隐隐约约听见一些内容,但是这些内容,却足够让她觉得震惊了。

    “长青”是谁?她跟沈翎结婚这么久了,就没听说过有这样的一个人,想来,那应该是被沈翎藏起来的人,而且,秦桑也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秦桑似乎确实就如同她想的那样,对于沈翎做的事,是知情的,虽然不知道知道多少,但绝对是一半以上。

    她握紧了拳头,这个秦桑,她从第一眼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,这一年多来,她在旁看着她的笑话,看着她傻乎乎地陷在这段感情之中,她一定很得意吧?

    陆心瑶侧过头,死死地盯着秦桑,她努力地压抑着怒火,将手机掏出,对住两人拍了一张照片。

    随后,她拨通了霍向南的手机号码。

    陆心瑶打过来的时候,霍向南正好从会议室走出来。

    手机在兜里不停地震动,他掏出一看,难免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他本是不打算接听的,因此在响第一遍以后就直接挂断,没想,手机在静默过后再一次震动起来,依然是陆心瑶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男人推开办公室的门走进去,按下接听键,抬步走向了落地窗前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向南!我今天到久鑫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,陆心瑶说了很多,他有些不耐烦,正想要挂断电话,她接下来的话,却让他的动作不由得一顿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沈翎承认,我爸的死是他所为!是他害死了我爸!”

    陆鑫严的死,与沈翎有关?

    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,但若是结合现在沈翎的所作所为,还真有那样的可能。只是他不懂,沈翎的目的如果只是为了得到久鑫,那么,他大可不用做这种事,可偏偏,他做了,甚至还把所谓的真相告诉了陆心瑶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就好像他是故意的,而陆鑫严的死,还有久鑫,都只是小事一桩,根本就不是他最初的目的。

    他抿着唇,眸底的光愈发的浓重。

    那一边,陆心瑶的声音不断地传过来。

    “而且,你知道我看到什么了吗?我看到沈翎跟秦桑见面了!我还听见他们的谈话,秦桑是知道沈翎的事!还有,他们似乎提起了什么‘长青’,好像是一个人,可是我不知道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到了最后,陆心瑶的话在耳边无比清晰地回荡。

    “我拍了照片,还有一小段录音,我现在就发过来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挂断了电话,没等多久,一张照片和一段录音果真传到了他的手机。

    他打开那张照片一看,脸色不由得一凛。

    虽然角度有些模糊,但那五官轮廓,确实是秦桑,他不可能会认错,而在她对面的,赫然就是沈翎。

    他又点开了那段录音,那声音断断续续,也不算太清晰,但重点的内容,是半点都没有落下。

    当听完以后,他的脸色是难看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他俯瞰着脚下的这片城市,他这个人最抵触的就是别人的欺骗,恰恰,在沈翎的这一件事情上,秦桑欺骗了他,似乎还隐瞒了很多别的事。

    他拨了一串号码,对着电话那头的人吩咐出声。

    “给我去查查一些事……”

    有时候,越是不想让人知道,便越是防不胜防,秦桑经常在想,她在沈翎的这件事上,是问心无愧的,但若是跟她的爱情撞上,后者却会倾数崩塌。

    她跟沈翎是青梅竹马,两人从小在一起,就与霍向南陆心瑶是一样的,只是不同的是,她对沈翎,没有那种爱情的成分在。

    沈翎还有事要处理,起身就离开了,她坐了一会儿,看了看时间,也该是时候回医院了,就打算驱车回去。

    刚走出咖啡厅,手机就响了起来,她拿出一看,竟是霍向南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他很少会在这个时候打来,她难免觉得有些疑惑,但到底还是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接听以后,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桑桑,在忙吗?”

    她胡乱地应了句,男人在那头又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在医院?”

    秦桑有些慌,她假装镇定,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没有起伏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在医院啊,我刚刚给病人动完手术出来,今天挺忙的。”

    然而,在她说出这番话以后,那头沉默了许久,她喊了几声,霍向南才吭声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是想跟你说,今天下班在医院等我,我过来接你,我们今晚到外面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她想说些什么,但转念一想,家里现在还有一个陆心瑶在,恐怕就连吃顿饭都不能安生,还不如跟霍向南在外面用餐,最起码见不着那个人,她吃得也舒坦一些。

    所以然,她便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霍向南也没有多说,随后就把电话挂断了,她将手机收回去,坐进车内启动车子离开。

    回到祥和,也没忙多久就到下班时间了,她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拿起皮包就走出了诊室。

    外头,黄昏的余晖把人的影子拉得老长,她踏出医院,远远就看见他站在最显眼的地方等候着。

    他看上去就如同以往一般,她也没有多想,抬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Pagani开过减速带,驶出了车道。

    由于是下班高峰,路上的人和车都有些多,她坐在副驾驶座侧着头看向外面的行人,车厢内就只有音乐在不断回放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到了一间餐厅门口,两人相继下车,一同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霍向南要了间包房,之后招来侍应点菜,菜很快就送了上来,她今天有些饿,顾不得什么就拿起筷子吃了起来。

&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